低价药涨价百倍 监管不能缺席

媒体报道,今年6月1日起,国家取消部分低价药最高零售价,初衷是提升药企生产低 价药食物积极性、减轻患者使用高价药的负担。“松绑”五个月来,近日记者走访广州市内各大医院、社区医院和连锁药店了解到,“松绑”过后低价药价格应声上 涨,涨价少则几倍,多的达上百倍。病人被迫换药。

这轮药价改革前低价药频玩“消失”;改革后低价药却玩起了涨价,怎么吃亏的总是患者? 从理论上来说,改革后低价药不会“消失”也不会大幅涨价,理由是生产企业定价自主权更大,更愿意生产低价药,低价药供应增多竞争加剧自然难以涨价。然而, 理论逻辑与现实社会总是脱节的。

有的低价药涨价上百倍,如果情况属实,患者必然要问:“《推进药品价格改革的意见》中承诺的‘强化价格行为监管’为何没有兑现?”也就是说,部分低价药涨价百倍,首先对我们的价格监管部门发出了紧急警报。

可能在一些人看来,我国低价药的价格长期被压制,如今放开最高零售价,这种“涨价百倍”是一种补涨行为,是价格正常回调。但是,“涨价百倍”的背后有没有企业违法操控价格,值得深究;价格监管部门是否尽职尽责,值得追问。

除了监管不到位之外,“涨价百倍”也给改革设计者发出了警报。去年4月,八部委发出《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意见》,从价格管理、完善采购、政策扶持、综合监管等方面给低价药建立一张保障网,如今低价药迅猛涨价,恐怕与上述意见没有落实到位有关系。

在笔者看来,要想防止低价药价格快速反弹,还应该通过减税等方式鼓励低价药生产企业扩大生产,一旦低价药供应充足,市场竞争比较激烈,低价药自然难以涨 价。我们要意识到,低价药与廉租房一样,都是具有社会保障属性的公共产品,增加这种产品供应、抑制价格上涨的办法,是政府承担更多公共责任。

然而,无论是《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意见》,还是《推进药品价格改革的意见》,都没有提及通过财政补贴或者减税方式鼓励低价药生产,尽管 前者在“加大政策扶持”中明确多种扶持措施,在技术改造、优先审评、绩效考核、医保付费等方面提出办法,但坦率说仍未拿出最有力措施。

需要指出的是,这轮药价改革后低价药大幅涨价不是个别现象,除了广州部分低价药涨价百倍之外,记者调查发现,安徽芜湖部分低价药也涨价明显。

可以说,部分低价药涨价百倍,即表明低价药的保障意见、改革意见,既不完善也没有落到实处。希望有关部门密切关注媒体上的相关报道,对问题及时调查及时 改进;同时,也要经常主动去医院、药店暗访,并有奖鼓励患者、业内人士积极举报,只有这样,才能对低价药形成完善的监督机制。

      精彩必读
      ――致电影《老炮儿》剧组和国家广电总局近日...
      虽然上周国家药监总局再次发文,将药店配备执业...
      近期,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改善药品生产流通提出若...
    延时喷剂 女优名器 臀胸倒模 助勃增大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游戏 保温材料 喷码机 食品机械 安防监控 复印机 包装袋 广告服务 真空泵 制冷设备 石材 汽车用品 物流设备 轮胎 性保健品 自慰器 文化资讯